佛手拈花紋銅錢

                TIME:2015-09-21

                中國佛教肇始于魏晉時期,歷經大唐之繁盛,至宋代進入了新的時期。各種新體裁的佛教史籍在此時期出現,基本完成了各種佛教史籍體裁的確立。宋人為表示信奉之誠,積累功德,往往寫經造像,修塔建廟,開窟造像。佛教信徒涉及的社會階層頗為廣泛,上自帝王將相,下至平民百姓。金陵長干寺地宮就是北宋大中祥符四年(公元1011年)由寺廟住持可政法師請奏宋真宗恩準建造的。2008年南京市博物館在長干里對明代大報恩寺遺址進行了全面的考古發掘,發現了長干寺地宮,塵封千年的七寶阿育王塔重現。更為重要的是,塔內瘞藏有如來真身舍利和佛頂真骨。

                金陵長干寺地宮除了瘞藏七寶阿育王塔,同時還有一大批珍貴的供奉物品。地宮鐵函頂部有大量的銅錢,出土總數多達萬余枚。這些銅錢上至漢代的五銖至下到北宋的至道元寶、祥符元寶等,“開元通寶”比比皆是。在大量的銅錢中,一枚“景德元寶”銅錢令人矚目。“景德元寶”銅錢是北宋真宗趙恒,景德年間(公元1004~公元1007)所鑄,直徑2.5 厘米。銅錢背面磨平,用極細的線條鏨刻一副“佛手拈花圖”,佛手自然彎曲,手指纖細,拇指與小指輕拈一朵金婆羅花,花葉舒展流暢。圖案布局嚴謹,刀法精煉純熟,在盈寸之間體現宋代工匠嫻熟的金屬雕刻工藝技法。雖然銅錢背面只有佛手拈花圖案,但細細觀賞猶如佛祖立于眼前,雖只露佛手,但感佛面容安祥平和,一種天人合一、萬物同道的氣息油然而生。“佛手拈花”銅錢從構圖到線條布局十分完美,是一件珍貴的佛教藝術品。

                “佛手拈花”圖案源自佛教中一個重要典故,出自《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有一次大梵天王在靈鷲山上請佛祖釋迦牟尼說法。大梵天王率眾人把一朵金婆羅花獻給佛祖,隆重行禮之后大家退坐一旁。佛祖拈起一朵金婆羅花,意態安詳,卻一句話也不說。大家都不明白他的意思,面面相覷,唯有摩訶迦葉破顏輕輕一笑。佛祖當即宣布:“我有普照宇宙、包含萬有的精深佛法,熄滅生死、超脫輪回的奧妙心法,能夠擺脫一切虛假表相修成正果,其中妙處難以言說。我以觀察智,以心傳心,于教外別傳一宗,現在傳給摩訶迦葉。”然后把平素所用的金縷袈裟和缽盂授與迦葉。這就是禪宗“拈花一笑”和“衣缽真傳”的典故。中國禪宗把摩訶迦葉列為‘西天第一代祖師’。

                佛祖所傳的其實是一種至為詳和、寧靜、安閑、美妙的心境,這種心境純凈無染、淡然豁達、無欲無貪、無拘無束、坦然自得、超脫一切、不可動搖、與世長存,是一種“傳法”、“涅磐”過程的境界,只能感悟和領會,不需要用言語表達。而迦葉的微微一笑,正是因為他領悟到了這種境界,所以佛祖把衣缽傳給了他。此即為佛教中著名的典故“拈花微笑”

                在宋初的六、七十年中,北宋王朝力圖把佛教當作擴大對外聯系的重要紐帶。其時西行求經者很多,僅持經還朝者即有一百三十八人;而同時期天竺赍經來華的梵僧也有八十余人。由于佛教教義具有特殊社會功能,有助于融合各種思想學說,調和各類矛盾,在政治上有可以利用之處;又由于佛教還能為封建王朝提供解決財政困頓的重要途徑(度牒的拋售補充了政府的收入),延續了君主專制統治,因此宋朝佛教十分鼎盛。據阿育王塔地宮出土石函碑文記載,北宋祥符年間,埋藏在長干里地下的佛祖舍利經常顯靈,全城僧俗民眾屢屢受到感應。演化大師可政將此事上奏宋真宗,長干寺得以重建。可政大師在守滑州助教王文等人的幫助下發動南京、揚州等地的佛教信眾,籌集善款,建塔、建寺,同時打造供奉佛祖舍利的阿育王塔。這枚“佛手拈花”銅錢就是當時的佛教信眾特意請工匠鏨刻,供奉在佛祖舍利身邊,祈求福壽康寧愿望的體現。

                宋代佛教早期大體上可分為兩大主要派別,即律宗和禪宗。到慧能時,禪宗已具有相當的規模,其立教仍標榜“不立文字”,聲稱“諸佛妙理,非關文字”,而看重內心的體認和觀悟。因為語言具有其局限性,不能完全準確地表達出所悟的道理,而且許多的道理也是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所以要脫離語言為媒介的表達方式,強調心靈上的相通,即所謂的“心心相印”,而大家所熟知的“拈花微笑”這一經典故事是對此最好的證明。

                国产免费久久精品99reswag,国产精品露脸无码视频,国产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