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何月下追韓信圖梅瓶

                TIME:2015-09-21

                ?“青花”是指應用鈷料在瓷胎上繪畫,然后上透明釉,在高溫下一次燒成,呈現藍色花紋的釉下彩瓷器。青花瓷始創于唐,至元代時達到成熟精美。這里將介紹一件中國陶瓷史上具有劃時代水平的青花梅瓶代表作——蕭何月下追韓信圖梅瓶。

                關于梅瓶,《飲流齋說瓷》中有專門描述:“梅瓶口細而頸短,肩極寬博,至脛稍狹,抵于足則微豐,口徑之小僅與梅之瘦骨相稱,故名梅瓶”。流行于我國宋到明代。收藏于南京市博物館的這件梅瓶高44.1厘米,口徑5.5厘米,底徑13厘米。口部短小,口沿面平厚,短頸呈梯形狀,肩部豐滿渾圓,肩以下收斂明顯,平底內凹成淺圈足,器形秀麗而挺拔。器身滿繪青花圖案,白釉處肥厚瑩潤,青料則濃艷幽茜,令人賞心悅目。通體繪有六層紋樣:瓶口外壁繪雜寶覆蓮紋,肩上部為纏枝蓮花紋,花枝相連交纏,花心石榴狀,葉似葫蘆形。腹部主體繪人物故事紋,圖中共有三人:正中一頭戴官帽男子騎于馬上,揚鞭策馬,須髯迎風飄揚,坐騎正撒蹄狂奔;前方一男子身著長袍,手執馬韁,佇立河岸邊,目光遲滯,思緒不定,他的眼前是一灣潺潺的河水,河中一葉輕舟漂來,艄公挺立船首,手拄槳櫓,似在笑臉招呼客人上船。仔細看來分明是一幅漢代“蕭何月下追韓信”的典故圖。畫面中作為丞相的蕭何求賢若渴的急切心情,韓信急于負氣出走的灰心落寞,徘徊躑躅;艄公的不急不慢,悠閑自得,各人不同的心態,均在畫匠藝人的筆下表現得淋漓盡致,細膩傳神。畫面之中點綴以松樹、竹葉、梅花、芭蕉、山石等紋飾。脛部繪有卷草紋和花卉仰蓮瓣紋,其間以蓮瓣紋間隔。梅瓶雖通體滿繪各種紋樣圖案,顯得富密繁復,但經畫工們細心處理,畫面主次分明,繁而不亂,布局精當,具有強烈的層次感,器物通體釋放出幽幽的寶石般色澤,青料點染處留下透入胎骨的黑色斑點。

                據有關資料顯示,我國國內博物館收藏的各地傳世、出土的元代青花瓷器只有100多件,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元青花瓷另有200多件。而其中發掘出土繪有人物故事圖案的則是少之又少。因為稀少,更賦予了它神秘的色彩。元青花瓷器的主要用途是外銷,這在學術界已基本達成共識。中亞、西亞阿拉伯國家,東亞、東南亞一帶是主要的貿易對象,只供帝王貴族專用,可見在當時便彌足珍貴。現今世界上許多大型博物館都將元青花作為藝術珍品收藏,這是其它瓷種所不能企及的。

                既然是外銷瓷,那么我們能否從元青花瓷器上看出中西文化的融合與撞擊的痕跡?單從釉色上來看,構成了青花瓷的主體色彩為白色和藍色,藍白相間之中,形成了清新而艷麗的獨特風格,單純的藍白二色中又蘊含著中西文化融合交匯的深層內涵。我國漢族習俗通常將白色作為喪俗之色,而在中國北方、西域、西亞、東南亞地區許多民族中,白色是吉祥之色。元代“國俗尚白,以白為吉”。《蒙古秘史》中就有多處關于蒙古民族“尚白”的記載。而相當的文獻亦記載了藍 色同白色一樣,是波斯地區的喜愛之色。在與中國開展貿易活動的中亞、西亞商人中,多以波斯文化為背景,他們都有著尚白、尚藍的風俗,青花瓷器是否為貿易而生尚不敢斷言,但無疑貿易是促進其發展的重要因素。同時瓷器上的裝飾紋樣卻蘊含更多的中國元素。在這件蕭何月下追韓信圖梅瓶上,腹部所繪梅花、竹子、松樹是我國古代瓷器的傳統的裝飾,即所謂的“歲寒三友”,通常隱喻文人士大夫超逸的情感和清高的節氣。而仰覆的蓮紋裝飾在中國早期的青瓷器上便已出現了。再看梅瓶主體紋飾所繪的人物故事,在《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及《漢書》卷三十四《韓信傳》中均有記載,后演繹成小說及戲曲。故事大意為秦末農民戰爭推翻秦王朝后,項羽自立為西楚霸王,而貶先入關中的劉邦為漢中王。劉邦讓張良往各處尋訪堪任元帥的人才,伺機滅楚興漢。張良得知韓信是個人才,卻在項羽部下未得重用,便勸其棄楚歸漢。韓信至漢,蕭何面試后對韓信非常賞識,竭力推薦于劉邦之前。劉邦當時卻并未加以重用。韓信得知,假意逃走。蕭何聞訊,立即前往追趕,在一個月夜,方才追及。蕭何再薦于劉邦,劉邦乃拜韓信為大將。值得一提的是,梅瓶上所繪紋飾雖為中國傳統戲曲故事,然畫面中出現的艄公,其長相與裝束卻明顯異于中原人,帶有西域人的特點,似與元代帝國地跨歐亞大陸有關,可謂獨具匠心。

                以歷史故事作為元青花裝飾題材是因當時元曲的深入人心?或是具有臧否人物的深意且不去爭議,但青花瓷器中人物紋作品極為少見卻是不爭的事實。目前所見的人物故事有“昭君出塞圖”、“周亞夫屯軍細柳營”、“三顧茅廬”、“四愛圖”、“鬼谷子下山圖”等。畢竟在元代當時的技術條件下,瓷器的燒造難免會留下相對粗糙和隨意的一面。由于受制瓷工藝技術的限制及窯爐溫度控制的不確定等因素干擾,大件的元青花瓷器極易變形,而使用進口鈷青料燒制的器物固然呈色濃艷,但卻多暈散,聚釉處還會留有褐色的結晶斑。極大的限制了工匠的藝術創造,因此成功的人物紋青花瓷器便彌足珍貴。湖北省鐘祥市明代郢靖王墓曾出土了一件青花“四愛圖”梅瓶,可見其在明代時即被皇族國戚和王公大臣視為寶物,亦或是朝廷賞賜之物,代表了相當的身份地位。此件蕭何月下追韓信圖梅瓶整體造型端莊挺拔,絲毫沒有元青花瓷器中常常出現的大氣有余而規整不足的現象,繪制人物精致細膩,表情描繪恰到好處,它在造型、釉色、紋飾及燒造工藝各方面均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體現了景德鎮制瓷工匠高超絕倫的技術。

                說起這件梅瓶的來歷,還有一段頗為曲折的故事;
                1952年,國家正在開展文物普查征集工作,南京文物保管委員會(今南京市博物館前身)的工作人員負責管理在夫子廟里經營的古董商鋪,一些古董商人向工作人員提供了這樣一條線索:有一位商人曾從盜墓者手中購買過一只瓷瓶,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而這瓷瓶的出處,據傳是1950年從南京江寧將軍山一處墓葬中盜掘的。將軍山原名觀音山,后因埋葬明太祖朱元璋養子沐英及其后人被百姓改稱為將軍山。當時人民政府正嚴查盜墓一事,盜墓者也相續被抓,其中首犯被處以極刑。同時“三反五反”運動也在全國范圍內轟轟烈烈地開展著,迫于各方面的壓力,這位古董商人最終向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員會交出了這件瓷瓶,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這件青花蕭何月下追韓信圖梅瓶。

                經專家鑒定,這是一件國寶級文物,它的制燒年代應為元代的中晚期,為景德鎮官窯出品,胎質潔白堅韌,用進口鈷料燒成的青花發色蒼翠濃艷,呈色穩定,代表了元代青花瓷器最高藝術成就。

                而如此一件即便是在當時也異常珍貴的瓷器,它的墓主人又具有怎樣的身份地位呢?
                1959年,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員會對盜墓者指認的墓葬進行了清理,墓葬中的大多文物已被盜掘,但令考古人員驚喜的是一方龜紐石印的出現,印文陽刻了“沐英”二字。證實了墓主人的身份,正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養子、明朝開國功臣之一沐英。
                據《明史.沐英傳》記載:沐英,字文英,明安徽鳳陽府定遠縣人,年少父早死,隨母避兵亂,母又死,八歲時被朱元璋收為義子,從朱姓,在朱元璋夫婦身邊生活。沐英“數從上征伐,入侍帷幄,晝夜勤勵”,十八歲被授帳前都尉,參與守鎮江,開始擔當軍事要任。洪武三年(1370),沐英被授鎮國將軍,任大都督府事;次年升大都督府同知。大都督府是明初軍事中樞,掌天下兵馬,當時府中機務繁積。沐英在府中七年,處事果斷,深得朱元璋器重。洪武十年,沐英擔任“征西副將軍”,跟隨衛國公鄧愈征討吐蕃,先后征戰于川、藏、陜、甘、滇等地。因為在征討大西南的戰役中戰功顯著,朱元璋便安排他留在云南,“鎮滇中”。 “太祖初起時,數養他姓為子,攻下郡邑,輒遣之出守,多至二十余人,惟英在西南勛最大”。沐英大興屯田、勸課農桑。對西南安定做出了貢獻。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麾下曾經聚集了一大批具有赫赫戰功的大將,可打下江山后不久,這群功高蓋世的大將陸續被殺害,甚至被滿門抄斬,沐英是少數幾位得以善終的開國勛臣之一。明王朝近300年的西南邊防,均有沐家鎮守。也唯有沐家能相伴明王朝于始終。

                洪武二十五年(1392)六月,遠在云南的沐英聽說太子朱標死了,“哭極哀”,受此意外打擊,一病不起。沐英的死,在云南震動很大,史稱“軍民巷哭,遠夷皆為流涕”。遠在南京的朱元璋立即下令將沐英的尸體運回南京,歸葬于江寧觀音山,追封黔寧王,謚昭靖。
                如今,這件出于名門,代表了一個時代最高制作工藝水平并且經歷過曲折流傳過程的國寶級文物,就陳列在南京市博物館新建的《玉堂佳器》精品展廳里,供海內外各界嘉賓與人士觀賞。
                ?

                国产免费久久精品99reswag,国产精品露脸无码视频,国产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