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草紋銅方爐

                TIME:2015-09-21

                南京市博物館藏有一件東晉時期的銅方爐,整器通高22.5厘米,分上下兩層:上層為方形爐體,高12.2,長18.3,寬18.3厘米,敞口,斜壁,平底,蹄足,無蓋,四壁為鏤空形卷草紋,口沿兩邊各有一紐,穿以鐵鏈,鐵鏈之間聯接一條銅質提梁,提梁已銹斷,殘高6.3厘米,爐底有四個小方孔,對稱排列;下層為方形承盤,用來承接上層爐內燃盡的灰燼,高7,長22.5,寬22.5厘米,敞口,平沿,淺腹,平底,蹄足,無紋飾。銅方爐造型古樸,線條粗獷,紋飾簡潔,器體厚重,給人以莊重之感。

                ?

                六朝時期,青銅器走向衰落,青瓷成為日常生活用具的主角。六朝墓葬中發現體量如此厚重、造型如此精美的的青銅器,十分罕見,其工整的器型和精美的紋飾反映出當時冶煉技術的高超水準。六朝時期,由于南北方分裂,冶煉技藝的發展很不平衡。在北方,由于連年戰亂,冶煉技術止步不前;而在社會相對安定的南方,盡管冶鑄工藝發展緩慢,但還是取得了一定的進步。在秦漢以前,南方就有不少礦冶基地,傳說中“干將”、“莫邪”之類的著名青銅劍就產自南方。三國時期,孫吳立國江南,境內礦產資源豐富。據《三國志?吳書》記載:“……丹楊地勢險阻,與吳郡,會稽,新都,鄱陽四郡鄰接,周旋數千里,山谷萬重……,山出銅鐵,(其民)自鑄甲兵。”孫吳時期主要開采銅鐵礦鑄造鎧甲,兵器。陶弘景《古今刀劍錄》曾對這種情況作過追述:“吳主孫權黃武四年采武昌山銅鐵,作千口劍,萬口刀。”東晉南朝時期,南方冶金業有了長足的發展。在全國設有眾多的冶煉作坊,同時設專職官吏管理。當時的鐵已經取代銅,廣泛運用于社會生產生活的各個方面,產量也相當高。除首都建康外,句容茅山和溧陽鐵峴山等地,都是重要的礦產基地和冶金基地,常常從事兵器的生產,因而成為遠近聞名的“鼓鑄之地”。

                六朝時期是我國古代科技史上的第二個黃金時代,在提高冶金技術水平,促進社會生產力發展等方面進步重大。金屬冶鑄的規模之大,可從梁武帝建浮山堰工程中沉鐵截流中見到,“引東西二冶鐵器,大則斧鬶,小則鋘鋤,數千萬斤,沉于堰所” (見《梁書?康絢傳》),足可窺見當時產量已經相當可觀。在冶煉技術水平上,南朝時已普遍采用先進的“雜煉生糅”灌鋼技術,優質鋼有橫法鋼、百煉鋼多種,鑄銅、鑄鐵和熱處理技術也有所提高。這件銅方爐雖無法與商周青銅器的精美雄渾相比肩,卻算得上是六朝時期青銅器的代表作品,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時六朝金屬冶煉的情況。

                這件銅方爐1970年出土于南京下關新民門外的象山七號墓,墓葬中雖未見墓志或其它可證實墓主人身份的文字材料,但根據墓中出土的大量豐富而精美的文物及附近墓葬群中出土的墓志,可推斷該墓應屬東晉豪門大族王氏家族墓中的一座重要墓葬。

                關于這件銅方爐的用途,推測可能是作熏香之用。早在兩漢時期,熏香風氣已在以王公貴族為代表的上層社會中流行開來。香料被用于室內熏香,熏衣熏被,宴飲娛樂,祛穢致潔等許多方面。各種材質的熏爐、熏籠等香具得到廣泛使用,并且出現了以形制別致的博山爐為代表的高規格香具。宮廷用香成為禮制的一部分,是漢代用香的一個突出特點。據《漢官儀》記載,尚書郎向皇帝奏事之前,有“女侍執香爐熏燒”,奏事對答要“口含雞舌香”,使口氣芬芳。( “尚書郎口含雞舌香,以其奏事答對,欲使氣息芬芳也。”——見《通典?職官》)魏晉南北朝時期,用香的傳統得以延續。香藥的種類和數量大幅度增加,以多種香料配制的合香得到普遍使用。這一時期熏香風氣極為盛行,士大夫階層無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六朝墓葬中大量出土的香薰也反映了這一風氣。香薰的材質多為瓷質,亦有少量為銅質,但如銅方爐這樣的大型熏香用具確實非常罕見。

                ?

                国产免费久久精品99reswag,国产精品露脸无码视频,国产综合网